莱昂纳多:我离开不是姆巴佩的续约条件;梅西没想过离开巴萨

一个月前,莱昂纳多从巴黎体育总监的职位上离开。昨天他接受了《队报》的采访,回顾了在巴黎的岁月。

我们和俱乐部谈完了,可能是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总是想“非常感谢你,再见……”是否有官宣并不重要。我和巴黎俱乐部的关系总是伴随着强烈的情感联系,当我作为球员来到这里时(1996年),俱乐部正处于动荡之中,球队赢得了欧洲优胜者杯冠军,我度过了非常紧张的一年。2011年我回到这里,是因为我心属蓝色,不管是来到这、离开时都是这样。

在欧冠面对皇马遭遇那样的重大失利后,总是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但我只想记住积极的一面。谈论过去三年的话,我们能谈论很很多事情,这期间还有新冠疫情。很奇怪,欧冠被淘汰对其他的事能有很大影响,不过其他的事情都很积极。

我认为这些都是周而复始的事情,也是这种关系太过于紧张,变化非常快,这不仅发生在巴黎,各个地方都是这样,也可能是没有耐心,足球变得更加重要,更加全球化。当它达到这样的维度后,就需要不断地改变。

不,我从没听说过,我不想插手他续约的事情。事实上,法国和巴黎有这样一位高水平的球员,对于巴黎和法甲都很重要。

有时候,内部的消息就留在内部吧。这就是我在巴黎的经历,当我们分手的时候,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这是你的想法,想法比做出决定更容易,做决策的人并不容易,这是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你做了决定,可能会感到震惊,但这就是你的决定,每个人都有压力,在这个阶段中,每个人都有困难。

是的,我知道离开都是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事实就是如此。我是个务实的人,三年时间在足坛来说是比较长的了。我认为巴黎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我没有带着痛苦的情绪离开,真的,我有我的愿景,今天不是该倾诉的日子。感谢卡塔尔财团和巴黎给我整个机会,我悄悄离开不是为了煽情。

不,不,那不是我的目的,从我第一次离开到回来,14年之久。然后是13-19年的六年时间,我不想对未来打包票。九月份我就满53岁了,如果等6-7年再回来,我就60岁了,可能有很多问题(笑)。我想谈谈我在巴黎积极的一面,这才是我所记忆的。

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总是如此,但我经历两个分明的阶段。2011年是基础,我们从零开始。现在不同了,我们有机会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感谢卡塔尔财团。我经历了一些非常刺激的事情,打造一些即使我离开也可以继续保持的东西。

是的,巴黎已经是欧冠很有竞争力的球队,是时候改变一些事情了。2020年我们进入了决赛,最终0-1输给拜仁,下一个赛季我们在半决赛被曼城淘汰。看看我们引进的球员,谁经历这些事情,有机会体验这些情绪,这是一种特殊的经历。

我们没有说什么,因为我们都懂足球,有信心,是的,就像切尔西在1/4决赛以及曼城在半决赛领先时一样。顺便说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逆转?这是我们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我认为这两件事有关系,今天足球涵盖了很多东西,脑子里有很多想法,但要在场上集中注意力超过90分钟。球员意味着很多,背后有巨大的生意。当我还是一名球员时,环境还没有这么严峻。另外,要想一直在球门前控球和不冒风险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丢了一个那样的球,还会有第二个……

我不想谈这些问题,我觉得引援很庞大。老实说,这和新冠疫情有关,通常没有这么多自由球员,后来我们选择了这样做。如果我们击败了皇马……

这有两种看法,一个是每天关注、观察、感受俱乐部的人所做出的判断,另一个是从宏观层面看问题的人所做出的判断。在宏观层面上,巴黎是豪门,是世界几支大俱乐部之一,这是毋庸置疑的。

俱乐部总有起伏,当然这是我的想法,我会把俱乐部看得更重要,即使是领导者也比不上俱乐部,我总是把俱乐部看作第一位,所有的决定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这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回头路,很快我们会拥有这样的球员,以及周围的所有人。

我想我们本应该进更多的球。有时候会想可能稳一稳更好,有时觉得继续前进更好。

不仅如此,在日常也是一样。去年大家都很开心,阿什拉夫(22岁)、门德斯(19岁)、多纳鲁马(22岁)、拉莫斯、威纳尔杜姆、梅西等人到来,你会问自己这是怎样的阵容,每个人都这么想。接着在欧冠16强出局,外界又说真是糟糕透了,是教练的问题,是球员的问题……

我觉得确实有疲乏的时候,新冠流行对这个赛季产生了影响。我感染过两次新冠病毒,但有时候还会感觉到疲惫。是的,有时候我们可以进更多的球,有时候在转会市场更多地干预,有时候也会错过一些球员。但最终我们得到了梅西,我们能说我们想说的任何事情。

没有,我们之前考虑过,并且谈过了,他从未想过离开巴萨,他来之前的最后时刻才是决定性的时间。之后,一切都变得正常了,但你要知道,这是梅西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转会。所以真是感谢。没有什么比梅西更重要的。按时间来说,此前有贝利、马拉多纳,然后是梅西,他位于山巅之上。所以当我回顾过去三年时,我想到了欧冠半决赛、决赛、第10个联赛冠军、7座奖杯,以及梅西。

就是回到这里,我并不是为了第四次再回来(笑)。在法国有很多传闻,“他虽是这么说,但心里想着别的”。老实说,我没有,重要的是我与巴黎俱乐部的关系。

看起来是这样的,今天我走在街上,有人对我说“啊,真可惜。”也许他们现在这么说,因为我要离开了(大笑)。但这就是我的感觉。

死忠球迷没有做任何攻击性的事情,他们只是无声地抗议,我表示尊重。反对我的横幅?我知道那种感觉,剩下的事情该由俱乐部来决定。

你没法拥有全部,这关乎一系列的事情,巴黎要在投资方面承担风险,在其他俱乐部也有同样的担忧,如果你付给一个重要球员一大笔钱,如果环境不好,那就很复杂了,即使他是一名普通球员,也很困难。之前不是出售的好时机,因为没有人会买,但老师说,我不认为自己的离开跟清理不了球员有关系。

有一点,说了再见我们就再也见不到。这很正常,情况可以理解,如果不是今年,也会在未来两年发生,现在很难想象在一家俱乐部待了15年的感觉。看起来事情都已经完成了,在经历球员、高层等等一切之后,我想说我没有什么权利。

人们看待俱乐部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以前引进球员是一项任务。对我来说,有两个重要的时刻,第一个是在同一天和维拉蒂、伊布签约(2012年),当时19岁的意大利球星与世界足坛巨星来到了巴黎,这绝非巧合。第二个是签约梅西(2021),这是2个重要的日子。

共存与友谊的感觉,不管是做得很好,输球或者赢球,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完全由俱乐部支配的人。

嗯,我在 AC米兰工作了13年,球员时代(1997-2001和2002-2003)、教练(2009-2010)和球探、技术总监(2003-2009和2018-2019)。这是对我作为一名领导者的训练。 (阿德里亚诺)加利亚尼给了我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把我放在他旁边,我在他旁边学习。在一个赢得一切的俱乐部里,我看着一个在没有责任的情况下决定一切的人度过了六年。通过允许我发出自己的声音,也可以采取行动,因为我们签下卡卡、蒂亚戈·席尔瓦、帕托、里瓦尔多……米兰在最高水平上保持着一致性。后来,我觉得巴黎给了我最反差的情绪。

我觉得很有活力,我想做的工作,不一定是体育总监。到了一定的年龄,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就好了。 (微笑)我离开后,从足球界得到的反馈是非常积极的。让我与他们一起工作的人,等等。

不。我不能回来。我最后一次执教是在2011年,除了 2017 年在安塔利亚体育执教的短暂几个月,当时我无法拒绝一位年轻的主席。今天,我更像是一名经理:我的生活方式,我的品味管理。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没有什么具体的消息。只是谈论到了,但仅此而已。人们在那里谈到我让我很高兴。这是我效力的另一家俱乐部(1991-1993)。我在在巴黎,在米兰,在我效力过的两家俱乐部担任职务,在俱乐部踢过球是有益的。

这是真的。但我认为这会很困难。成为里昂这样的俱乐部的经理会很复杂。 奥拉斯(Aulas)已经在那里工作了35年,我借此机会祝贺他,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巨大的。当你知道这一切的复杂性,他的毅力,他的想法,向他脱帽致敬!

当然。最后,没有遗憾,因为我刚才所说的也适用于我。当我做出决定而我错了,我们事后才知道。这是比赛的一部分,足球就是这样。在一个传统公司可能需要三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做决定,我们做出了一千个决定。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历了它,而不用担心把每一件事都做好或错过每一件事。

你这样做就是为了这种压力。如果没有压力,就没有人会去!没有肾上腺素,很难。老实说,我知道你会想念它。我喜欢这种疯狂,滴答滴答,它没有停止时。

我想你会以某种方式说话,甚至说我把这一切都搞砸了,或者以前是我的错。 (笑)我一直安静地生活着。当我从 AC 米兰转会到国际米兰时(2010 年),我所经历的那段时间要糟糕得多。

巴黎能崛起离不开莱昂纳多 现在的阵容结构不合理有源于他的操作 不过既然已经走了 那就放下吧

确实,梅西肯定是想终老巴萨的,巴托梅乌让老板的破碎了,但无论如何,梅西都是巴萨的标志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就是不续约弟媳反而免签拉莫斯。本身就是球队功勋队长,而且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和你共事啊,太心凉了。图图虽然惜败欧冠决赛,联赛成绩不佳,但不应该是下课的理由,至于引进波帅,上赛季夏窗的转会操作其实在当时看都还不错,只不过从上到下鲜有达到期望值的,欧冠被逆说实话跟你也没啥关系,可能正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当然现在你离开比留队对巴黎更好,作为一个球迷只能是祝你以后越来越好了

要说的是 梅西是线%当时其他人例如皮克 阿尔巴等 其实是延期支付 并不会少给!就这样还是老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