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妃她又美又飒》生父无情继母恶毒看她如何手撕碾碎!

小伙伴们大家好!我是小编小染,很多朋友都爱看网络小说,但是小说看多了,不知不觉就书荒了:作为一个老书虫,小编也是非常明白大家的感受。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盛世医妃她又美又飒》生父无情继母恶毒,看她如何手撕碾碎!

简介:表面身娇体软的黑莲花,一路扮猪吃老虎,专心搞事业顺便撩帅哥的故事。柳清平是长安城破落户出身,母亲是琵琶女。她在教坊做学徒时,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对时机的把握,打脸渣爹展开逆袭,一路升迁走向人生巅峰。

七宝博山炉里爇着龙涎香,高皎站在香炉前,手里执着香箸,慢条斯理的拨弄炉中香灰。听了檀奴的回禀,一时间也没言语。每次公子问完事情,只要是不说话,就是在提点他有些事情办得有错漏,等他主动回禀坦白错处。一时间,屋子里静极了,只能听见香箸划在炉底的簌簌响声。檀奴额头起了一层薄汗,到底还是没把和柳青萍一番缠绵的事如实禀告,只言:“公子交代的话已经都传给柳娘子了,柳娘子的话,奴方才也一字不落的说与公子了。”高皎闻言眉峰一挑,半转过身子:“哦?”他缓步走到檀奴身前,绕着他走了两步,突然伸出手去,用香箸夹出掖在他领口的布条,寒声道:“传话传到榻上去了?嗯?”檀奴低头一瞧,想起是方才与柳青萍亲热时,领口不慎被她扯了一个小口。起身后,穿了衣服被他随意一掖,后来又叮嘱下面的人给柳青萍拾掇屋子,一时忘了这茬事。若此时再不承认,凭公子的手段,不难查处他在北院耳房逗留了一炷香时间。眼见逃脱不过,檀奴撩袍跪下,索性承认:“檀奴因早前见识过柳娘子仙姿,一时色迷心窍起了歹念。但念及馆里规矩,并未坏她身子。”高皎见他措辞圆滑,为柳青萍开脱,更是怒从心生,嘲讽道:“我之前把你从那腌臜地方捞出来的时候,怎的没发现你是个情种。好一个鹣鲽情深,我竟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了。”檀奴心道不好,却值得把头垂得更低:“檀奴不敢。”“呵,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我见你近来胆子大得很呢。”高皎见他明明坏了规矩在前,此刻却好像受了迫害一般,遂冷声说道:“她此刻与你郎情妾意,不过是见你有利可图。他日若是攀上高枝,哪里会记得你姓甚名谁。”见檀奴沉默不语,高皎缓和了语气:“你是我着力培养的部下,至于柳青萍。如今话已带到,端看她如何掀起风浪。若她过了这考验,我自有要事交由她办。你们注定不是同路人,不要因儿女私情误事。檀奴此番去耳房那边递了虞二郎的消息,还安排了屋舍给柳青萍,完全是高皎受益,否则是借他胆子也不敢的。见高皎态度缓和,忙乖觉应道:“公子教诲,檀奴谨记。”高皎忽又听闻楼下似乎人声嘈杂,似乎搬运什么东西。高皎向楼下瞥了一眼,原来楼下的嘈杂声正是柳青萍张罗搬运物件的响动。因着馆里内院都已是住满了人。又不好开了先例,将她硬生生加塞到内院里响春院、夏藏院、饮秋院、眠冬院这几处成名娘子的住所。是以,当高皎把这个难题抛给了檀奴后,檀奴思来想去,想起中堂东面连通夏藏院的游廊上有一处廊屋,原是用作沽酒赏景的,后因乘云馆西南角兴建了沁芳园,这处就渐渐废止了,匀给她再合适不过。而这处廊屋,就位于乘云馆中堂二楼的东面。高皎此刻站在窗前,从他这边望过去,刚好能望见柳青萍的侧脸。他意味不明地冲檀奴笑了一声:“楼下不正是你的老相好么,你既已将过错一力承担。那就在此处受刑吧,离你的小相好近一些,也略解解你相思之苦。”说罢,转身离开。没过多久,就有杂役抬着鞭笞用的刑具上楼来。中堂二楼地势高,声音传得远,此刻又开的窗户,檀奴咬着牙强自忍着,打了几十鞭子愣是一声没吭眼下,柳青萍正由翠娘扶着,站在游廊边上,指挥着仆役将刚买回来的物件妥善安置。游廊旁的柳青萍,全然不知檀奴正在不远处的中堂受刑。她只是在东西都摆放的差不多的时候,嘱咐翠娘,将自己搬了新住处、意在虞二郎的“小道消息”传出去,看了一眼中堂,隐隐担忧月公子会坏了自己好事。不过一连几日高皎都没有来乘云馆,想来是他刚刚回长安述职,琐事绊住了身。这让柳青萍心下稍安。不只是高皎近日没到乘云馆来,连着虞二郎也销声匿迹。这可急坏了翠娘:“娘子,咱们银钱都使出去了,若是虞二郎临时起意去了别家馆阁,咱们可就亏大发了。现下我们都在这乘云馆不出来,可也总不能一辈子不见夫人啊,夫人要是知道你当了那套头面,非揭了奴婢的皮不可。”柳青萍摇头叹息:“你怎的总也沉不住气,我这几天交代的事,你办得如何?”翠娘扁扁嘴:“婢子按娘子的吩咐,把娘子欲要勾搭虞二郎的事传了出去。眼下乘云馆里正传得绘声绘影呢,没道理那郑妙儿不知道的,可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说罢,叹了一口气,手里捧着青瓷小碗,从瓷钵盛了一碗羊酪,说道:“娘子好歹进一些吧,水井里湃了几个时辰,刚提上来的,最是解暑祛热了。”柳青萍望了一眼那乳白色的浆酪,远远闻着还有股羊乳的膻味,柳青萍登时没了胃口,吩咐道:“赏与你吃吧。”翠娘欢欢喜喜地应了,还没吃几口,隐隐就听见院门外面有熙熙攘攘的吵闹声。翠娘皱着眉头,作势要出去看看。柳青萍一把拉住了她:“等等,你直接从西侧门溜出去,到南院寻了檀奴过来。”翠娘虽急躁,到底脑子不笨,知道是那郑妙儿来寻麻烦了,差她寻救兵呢。她也不敢耽搁,猫着腰从西侧门钻了出去。郑妙儿带着钟媪、贴身婢女玉盘和几个健壮仆役找上门来,先是在门口叫骂,不多时就有不少小娘和客人上前围观。郑妙儿是打定心思先要将柳青萍的名声搞臭,使了浑身解数在院外喊叫,偏她声音高亢嘹亮,一时间倒被她引来不少人。柳青萍并未着急出去,既然郑妙儿想将这事闹大,她就来个将计就计,等人来的差不多了,她才缓步走出来。

简介:别人重生,先打脸刷怪,再逆天改命;红药重生,先Ctrl+c,再Ctrl+v。 红药:改啥命啊?万一把命改没了,你赔啊? 某男:我陪,两辈子。

闲话叙罢,两个人便去杂物间取出木桶,启开了院门。推门处,迎面涌进一阵凉风,吹得二人衣袂乱飞,她们不约而同收住脚,拢鬓理衣。正当此时,西厢门帘忽地一挑,刘喜莲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今日恰轮到她当值。“刘姑姑早。”二人忙小心问好。刘喜莲似仍未醒足,眼睛底下挂着青,一手掩嘴,另一手便不耐烦地冲她们挥了几挥,赶苍蝇似地:“罢了罢了,快去抬水,回来早早吃了饭,完了还得学规矩呢。”因她两个将要随张婕妤参加每月一次的仁寿宫请安,故这几日正在重学宫规,由钱、王二人亲自教导。见刘喜莲一脸不高兴,红药与红柳悄悄对视一眼,皆不敢说话。自被张婕妤责罚后,刘喜莲的脾气一日坏似一日,连罗喜翠都绕着她走,红药她们更不会招惹她了,很快便抬着木桶出了门。金海桥东共有两处水井,东首的那处离着冷香阁近些,却也在百步开外,去时容易,然担着水回来,却是挺重的活计。从前,这些皆是刘喜莲、罗喜翠的差事,如今红药她们来了,她二人才算轻省些。这其实也是因了在金海桥一带,妃嫔们位份低,才会由宫人自行取水,换作东西六宫,却是有人送水上门的。至于乾东西五所,因建昭帝无子,那地方给几位年老体面的女官住着,平素也有人送水。红药她们来到井边时,井栏前已排起了长队,三三两两的小宫人聚在一处,有说闲话的,有吃零嘴儿的,也有靠树打盹的。两个人左右看看,挑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并不与人交谈。她两个皆是外来的,行止与金海桥的仆役不大一样,那些人也不爱理她们,顾自聊得热闹。“你们听说了吗?吴美人被送回西苑去了。”说话的是个身材微丰的宫女,一身末等服色,瞧着未满双十,说起话来眉眼乱动,一看就是个心思灵活的。因离得不远,又在下风口,红药将这话听了个正着。她立时竖起了耳朵。此事了局如何,她已然记不太清了,而今听闻,自是欲知详情。那微丰宫人才一说罢,另一个同样也穿着末等服色、瘦长脸、年约十六七的宫人,便拍着没二两肉的胸脯道:“吓,这事儿我也是才听人说起来的,真真的教人害怕。那吴美人手上的银册子都没焐热,一转眼儿就凉了。”大齐祖制,皇后金册金宝、贵妃金册金印、妃只有金册,嫔及以下则为银册。吴美人的银册都被收了回去,人也送回了西苑,此即表明,她是要重新做回没有位份的淑女了,再想熬出头,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至此,红药心头的最后一点疑惑,烟消云散。看起来,吴美人最后了无声息,便应在了此处。“我还听人说起了件事儿。”那细瘦宫人又道,一面往四下看了看,样子很是神秘:“听说,那梁美人其实是冤枉的,吴美人起疹子的事并不与她相干,是有别的人将鸡蛋混在了甜羹里头。”“哟,那梁美人可就太冤了,平白挨了顿打。”先头那眉眼灵活的宫人说道,一脸地大惊小怪。细瘦宫人顿了顿,忽又握着嘴笑:“我还听说,吴美人……哎呀错了,现在人家是吴淑女了……这吴淑女呀,也是自作孽,兴冲冲打上扫红轩,却是欺人不成,反吃了大亏。”“哟,这话又怎么讲?”微丰宫人夸张地道,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另几个宫人亦追问:“这是怎么回事呀,你说说。”那细瘦宫人挤眉弄眼地道:“听说啊,那齐司正带人把两位主子拉开的时候,梁美人是好人有好报,也就蹭破了点儿皮,吴淑女可是连衣裳都掉下来了呢,险些便要光腚见人,可见恶人必遭天报应。”众女尽皆“吃吃”笑了起来,那微丰宫人便作势要打,口中嗔道:“好好儿地怎么说起这些来了,也不知道害臊。”“吴淑女都不怕害臊,我又怕甚?”细眼宫人挺了挺一马平川的胸,完全没当回事。吴淑女已然被踩下去了,怎么议论都不相干,梁美人却是毫发无损,听说皇后娘娘还怜她平白受了冤屈呢,说不得往后就有一场大造化,所以,这群宫人言来语去间,并无对她的不敬,只将那吴淑女一通编排。红药一面听,一面感慨。前世时,她真是傻到了家,一直以为金海桥的宫人个个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说。此际她方知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人家门儿清。听了一耳朵闲话,那天光已然微明,红药与红柳排上队,汲井而回,行至半路,便见东边的天空黑云如墨,只透出一线细长的白亮。风越发凉了。红药极目远眺,蓦觉面上一凉。落雨了。不知何时,半空里飘起细细的水沫子,如坠絮、似飞花,被风拂得四处乱飞,扑上面颊时,亦是软绵绵、毛茸茸,比那牛毫更细。“这雨真下起来了。”红柳道,一面拿肩膀蹭了蹭散落在耳旁的碎发,喘息声有些粗重。桶里装了大半桶的水,极重,两个人抬着都很吃力。红药亦喘着大气道:“咱们快着些,到了门檐下头就好了。”二人勉力快步而行,不消多时,便已行至门前。直至此时,两个人才同时松了口气,将木桶搁在门边,停下来略作歇息。红药回头望去,见那雨丝仍旧慢悠悠地向下飘,疏落而轻盈,不像雨,倒像在下雪。“呀,我的鞋!”耳畔蓦地响起一声轻呼。红药神情一滞,随后,慢慢转过了头。红柳正皱眉看着脚上的鞋。簇新的宝蓝鞋面儿上,不知何时,竟溅上了好些黑泥,瞧来十分扎眼。红药有一瞬间的恍惚。许多久远之前的记忆,在这一刻陡然奔涌而至,与眼前的画面渐渐重合,先时模糊,而后,逐次清晰。她确实没记错。事发之日,正是今日,此时,此刻。

万能系统被闺蜜觊觎,二十一世纪科研女花觅容因系统防盗装置启动爆炸后,竟然一朝穿越成了一个被生父赶尽杀绝的侯门嫡女。 费尽心思要离开魔窟,却被一道圣旨嫁给了一个无权无势的窝囊王爷…. 嗯?竟然有人说她是个草包?看她医毒双绝,如何活死人而肉白骨,惊艳众人! 生父无情继母恶毒,就让他们自尝恶果身如炼狱! 贵妃刁难皇室紧逼,看她如何手撕恶妃碾碎太子! 神秘身世……

只是现在,碍于众人皆知睿王救回了花觅容,走到这一步,就得花觅容自愿退出才行。还好,这花觅容竟然也同意了,真是像那云氏,傻的可以!花高远这边心下释然,就差张灯结彩了,可急坏了冬青。“二小姐,你怎么能答应换亲呢!嫁给太子做太子妃这样的事,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让给大小姐啊!”看着正在摆弄花草,一脸无所谓的花觅容,冬青着急的围着花觅容转来转去。“冬青啊,你就别转了,转的我头晕,”花觅容还在低头摆弄着那棵被摔破盆的兰花,“太子妃又如何啊,他们那么在意,就让他们去做好了。”“小姐你….”听着花觅容的说法,冬青更着急了。“冬青,你放心,我自有我的打算,我一点都不在意这个太子妃之位,”花觅容从兰花中抬起头,说道,“因为,我知道一个秘密。”想到原主记忆中偶尔偷看到的那件事,花觅容不禁笑出了声。“来,别在那忧心了,帮我换换花盆,屋子里让那几个打扫好了,与其在那忧心那些,还不如想想怎么能让这些花少受点罪呢。”看着冬青一脸的郁闷与不解,花觅容嘻嘻一笑,用满是泥巴的手拉了一把冬青,喊着她一起摆弄起了花草。翌日早上,早朝一罢,花高远便迫不及待的想着去跟太子言说换亲的事情,岂料一抬头,却看见太子向着睿王那边去了,花高远只得止了步子,走到一边去了。不过睿王和太子这边,说的却也是同一件事。“听闻王叔救了我的未来的太子妃,实在是感激不尽。”太子肖玉焱走到肖元白身前便是一拜,缓缓说道。“未来的太子妃?不一定。”谁知肖元白说了这么一句,转身便走了。肖元白虽然比肖于焱大不了几岁,但辈分却比他高,即使这个态度他也实在没什么可挑理的地方,况且肖元白处事一向如此,肖于焱看着他的背影,只得讪讪的翻了个白眼。这时一旁的花高远见肖元白一走,便凑了过来,“太子殿下,微臣有一些事情需要跟太子殿下商议,不知可否….”“有事就说。”肖玉焱还在因为肖元白的态度而不爽,实在不愿搭理花高远。“额…”花高远却像有些忌讳,四周看了下,这才凑到了肖玉焱身边低语道,“太子想要的东西,微臣已经替太子掌握在手中,只是,微臣觉得,小女花觅婧恐更适合太子妃之位。”现如今,花高远有飞云令在手,自然是不怕太子不同意他的建议,说完,花高远便在一边站直了身子。“你确定?”其实肖玉焱请婚时,只是提的花家之女,至于是哪个女儿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要的是飞云令,只要飞云令到手,有助于他渐丰羽翼就是了。“微臣非常确定,”这句话可以说是一语双关,花高远即确定手中的确是飞云令,也确定要让自己的大女儿换亲。肖玉焱目视远方,微微露出了笑意,却听花高远又接着说道。“然,花觅容毕竟曾是这东西的主人,以防横生枝节,不如…”人多眼杂,花高远便把手势低低的在自己身前划了一下,阴恻恻的继续道,“以绝后患。”“呵!”看着花高远的动作,肖玉焱轻蔑一笑道,“武侯也不要总是舞枪弄棒的,平日里也该多看看书才好啊!”“额….”阴沉刚退的花高远,被肖玉焱说的一脸不解。肖玉焱身为古月国太子,心思算计可谓深沉,遇上花高远这样的武夫,实在不想多说什么。但又怕这人脑子理解不过来,迈步离去之前,便不情愿的加了句,“现在,她不能动。”花高远看着肖玉焱远去的背影,疑惑万千,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动花觅容,但既然太子这样说,就让她先逍遥一段时间也无所谓,谅花觅容也再生不出什么幺蛾子!想到这,花高远仿佛豁然开朗了许多,步子也不自觉的轻快了不少。回到家后,自然把这好消息,立马就告诉了杨氏和花觅婧娘俩,几个人好是欢快了一阵子。而后院的花觅容,此时还在躺椅上懒懒的晒着太阳,仿佛这万般琐事都与她无关似的。冬青看了又是着急又是烦乱,只能在一边连连叹气。虽说昨天花觅容宽解过她,但她是个直性子,心里多少还是过不去这个坎。好好的太子妃之位,就这样被大夫人母女捡了个便宜!“冬青,你不必再为换亲的事不值,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这么做只会对我们有利,而无害。”正在烦闷的冬青一听这话,赶紧回过身子来,正见二小姐要起身,一步向前扶住了花觅容,接着又听花觅容说道,“但是此事关联甚广,也无法与你解释,你便记得就好。”花觅容终于从躺椅上起了身,长长地舒了个懒腰,“啊,好久没这么惬意过了。”前世她醉心科研,这样的阳光是无心享受的,到这个世界之后的几天,感觉每天都在生死的边缘挣扎,唯有现在,才能有如此舒适的时光。只不过,这时光毕竟短暂,放松过后,还要应对一场硬仗。“估计我那个姐姐一会就会过来了,这地方,我也呆腻了,该走了。”舒展完身体的花觅容转头看了看院子,悠悠的说着。花觅容回头走到了屋里,坐下身子要喝茶,却被冬青挡了一下,“哎,小姐你等一下。”“你们以后只负责洒扫就好了,小姐的衣食我自己来就可以,你们下去吧。”见冬青分外谨慎,花觅容笑着瑶瑶头,继续喝茶。“哎,小姐!”冬青吩咐完转过头便看到花觅容已经把茶喝到了嘴里,不禁着急道,“她们是大小姐安排过来的,她们万一再对你…..”冬青没敢往下说,但花觅容却早就懂了冬青的担心。

你还喜欢什么作品?欢迎来留言!今天的推荐到这里就结束了,上面的推荐都准备好加入你的书架了吗?如果喜欢小编的介绍,可要多多转发哟!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小编会每天给大家推荐小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