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奥运16岁陆莉替补登场满分夺冠18岁因肝炎退役后远嫁美国

1992年8月21日,在巴塞罗那的第二十五届奥运会上,体操高低杆项目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一个来自中国的娇小身影登上了最终赛场,即将开始她的表演。

她的名字叫做陆莉,刚满十六周岁,从五岁那年,陆莉就开始体操训练,直到此时她已经训练整整十一年了。

此时,现场媒体和评委对于这个年轻的选手并不看好。他们正在热情地讨论着刚刚来自独联体国家的体操选手李申科的精彩表现。

作为体操界名将,李申科在巴塞罗那运动会上展现出了极高的专业水准,在刚刚结束不久的体操平衡木比赛更是一举拿下了冠军,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这场平衡木比赛陆莉虽然表现优异,拿下了高达9.912分的成绩,但是也仅仅只获得了体操平衡木比赛亚军,而在此次奥运会的体操女子团体比赛当中,陆莉只勉强拿到了第四名,与领奖台失之交臂。

如今我们谈论奥运会时,都会尽量避免“唯冠军论”的论调,反而会更加强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尽力就好”。

但是对于每一个奋斗多年的运动员而言,在奥运会这一体育盛坛上取得冠军,都是自己毕生的追求。在众多高手同台比拼的情况下,竞争往往是十分残酷与激烈的,任何一丝失误都可能使自己后悔终生。

而摆在陆莉面前的局面更是如此,在刚刚不久,李科申已经拿下高达九十九的成绩,接近满分,此时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拼尽全力拿下满分,摘得桂冠,要么遗憾退居后位……

而体操比赛作为非直接对抗类型的观赏性比赛,想要拿到满分,难如登天,在此之前,除了罗马尼亚的体操名将纳.科马内奇以外,从未有任何一个人在奥运会体操比赛当中拿到满分。

如果拿下满分,那么就将成为体操界新的山巅与神话,这条道路往往遍布山崖与荆棘,有多少人毕生所求却含恨而终,有多少人竭尽全力却在只有一步之遥时到达自身的极限……摆在陆莉面前的,是一条几乎没有任何可能的道路。

当晚七点十四分,在巴塞罗那宏伟的运动场中,在全场上百束闪耀着的镁光灯注视之下,陆莉终于登场了。

当那个优雅的身影翻飞于空中的一刻,几乎已经注定了她的胜利,正如《洛神赋》中的那句:“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高低杠比赛只有短短三十秒,在陆莉最后如宝剑般钉到地上时,全场欢呼声雷动,来自世界各地的六名裁判纷纷打出了10分(满分)的成绩,陆莉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横扫了李申科,拿下了高低杠冠军!

事后,国家体操管理中心副主任高健对此曾经做出评价,这个金牌的含金量恐怕再没有人比她足了,要知道,在此次奥运会给陆莉裁决的全部都是外国裁判员,然而六个裁判全部都打了满分,这足以证明陆莉的完美表现。

除此之外,陆莉的表现也极大振作了整个奥运会期间参与比赛的中国运动员,在此次巴塞罗那征程当中,中国队除了男子团体得了亚军外,其他项目都没能进入决赛。

陆莉的夺冠,就仿佛一剂强心针,在这次奥运会期间,中国队一举拿下了十六枚金牌,打破了历年记录!

当年,国家体委向陆莉颁布了中国体育运动的最高荣誉奖章——体育运动荣誉奖章。陆莉的名字永远载入了中国体育史册。

1976年8月,陆莉出生于长沙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之中,从小就身材瘦弱,五岁那年,为了使得她身体长得更加结实,父母将她送往省直业余体校体操班接受训练。

根据多年以后陆莉启蒙教练周晓林的回忆:陆莉来队的时候是五岁半,我一看她蹦蹦跳跳的,就觉得这个小孩子肯定是来考体操的。我把她抱到一米三的高马上,想试试她的胆量。

结果她像燕子一样向我飞了过来,我就一下子接住了她。周晓林教平时练训要求非常严格,可小陆莉每次都是练得格外认真,从不叫一声苦。

但即使如此,陆莉的训练也面临着严峻的现实问题,那就是陆莉的家境实在太差了,由于陆莉家与体校较远,每次往返接送父母都要付出巨大的时间精力,随着工作的繁忙,他们便希望陆莉能够停练。

然而此时的陆莉已经爱上了这项运动,就从家里拿走了几毛钱,自己坐车到湖南省体操训练中心,找到周晓林求情。

当得知情况后,周晓林立马联系到了陆莉的父母,并且愿意陆莉与他的女儿一起起居,以此来缓解陆莉家庭的压力,终于,陆莉的父母不再反对,陆莉也将由此开启冠军之路。

十二岁那年,由于多年来刻苦训练,陆莉正式入选湖南省体操队,在熊景斌教练的门下进行训练。

熊教练慧眼识珠,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小女孩身上的体操天赋,因此他还专门为她量身打造,设计出了一套三D相连的高难度动作,让她加以练习。

得益于此,在一年以后的第二届全国青运会上,十三岁的陆莉首战告捷,一举夺得了全国女子高低杠大赛的冠军。次年,陆莉再次获得了全国青少年体操锦标赛高低杠冠军,成为了中国体操界的一枚新星。

然而,陆莉的体育生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1988年在一次体检之中,陆莉被检查出患有遗传性肝炎,教练燕呢喃是唯一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对此,燕呢喃十分痛心,在体操运动上,陆莉具有着卓越的天赋,如果就这么被淘汰,那未免太过于残忍,此时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继续拼下去,在肝炎发作影响成绩之前,拿到自己运动生涯的最高成就。

为了不影响陆莉的心情,燕呢喃选择了保守秘密,甚至还专门把陆莉接到自己家中,趁着晚上给她用药以此来缓解肝炎发作。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1989年全国青运会之前,陆莉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经过医院的检查结果是肝炎阳性。

熊景斌谈起当年的情景至今仍然心痛不已:她的成长过程非常曲折,自打她有这个病开始,我几乎每天都是帮她熬药。国家队非常忌讳这个病,所以她没有被列入集训名单。后来,国家队需要教练,把我调过去了。

过去以后省里就提出一个要求:熊景斌在哪儿陆莉在哪儿。可是,带上去以后,她的处境却是比较尴尬的。

作为一个肝炎患者,其运动天赋再高也有着一个或高或低的上限,谁能保证陆莉就能够抗住病痛在关键赛事上完成动作呢?

因此,陆莉就在奔波与陪练之中,度过了两年,直到1991年才正式进入国家队,此时距离巴塞罗那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

1991年底,陆莉随队参加了巴黎大奖赛,只不过在这次比赛当中由于失误,陆莉的第一次国际比赛失败了。

之前陆莉只在全国比赛上拿过两次冠军,在高手如云的国家队中并没有过于突出,所以在次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陆莉还是作为候补选手出场。

世界上那么多替补,又有几个能够真正登场呢?如果按照正常剧本来看,陆莉一生的成就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然而就在此时,主力运动员石丽颖在一次意外中受伤了,无奈退出了此次奥运会,陆莉顺位顶替,居然真的踏上了赛场,并且在这次舞台上,陆莉成功拿下满分摘得金牌。

对于陆莉曲折而又惊奇的一生,国家体操管理中心副主任高健曾经心有余悸:当时的陆莉在巴黎世界体操单项锦标赛失败以后,再加上肝炎的影响,一度面临退出国家队的境地。

后来我跟教练讲,现在做不好没关系,留着。结果没想到在短短半年后,她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带回了一个大金娃娃!

而这也是陆莉体育生涯中完美的句号,两年以后,年仅十八岁的陆莉由于肝炎愈发严重,从国家队退役,结束了自己长达十三年的职业生涯。

作为一个患有先天性遗传疾病的患者,陆莉是不幸的,然而运动员而言,能够在自己最巅峰的时刻摘得最顶级的荣耀,不得不说,陆莉是幸运的。

此后的陆莉进入了北京体育大学进行学习,在此此前,陆莉一直待在体校和国家队之中,对于常规学院的生活反而没有那么适应。

刚进入学校时,由于夺冠的因素,很多人都认出了她,主动和她打招呼,然而陆莉却不骄不躁,每次也只是报以一个简单的微笑。

在陆莉的心中,自己虽然在体育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这些成功也只是自己的下一段道路的起点,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一切都得从零开始。由于学习出色,在入学第二年以后,陆莉便再次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深造。

毕业以后,陆莉来到了美国拉斯维加斯,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中,她也坚持着一直没有离开她所热爱的体操事业。

之后的她在一家名为“明星”的体育俱乐部担当体育教练,虽然这份工作的工资并不是很高,但陆莉依旧为此投入了全部精力,其带的几个学员也已经在加州好几个大型俱乐部比赛获得了冠军。

然而,一个人身居海外,往往会有困难的时候,这一天发生在2002年12月15日。

在这天,陆莉与“明星”俱乐部的老板在一些问题上发生了冲突,双方大吵了一架,陆莉愤然提出了辞职,离开了俱乐部。然而就在同一天,她也接到了国内打来的一个电话,陆莉的妈妈病倒了。

回想起那时,陆莉总会懊悔:有时候我会埋怨上天是这么不公平,但没办法,这就是生活。回头想想,我欠我父母真的太多,我很后悔以前没能多陪陪妈妈。所以那次以后,我更觉得,要让自己,让我爸爸过得开心一些。

其实不光如此,在国内互联网上也有着关于陆莉的许多讨论,为什么非要出国?是否崇洋媚外?

甚至有人还对其进行人身攻击,然而,陆莉对此却不以为意:“如果我不出去,就会一直生活在别人的拥护中。因为身边的朋友特别多,帮我的人多了,那样我就没有了自我。而在美国可以体现我自己的能力,或者说是我真正长大的机会。”

除此之外,陆莉也用自身的行动作出了证明,2003年10月18日,国内的第五届城市运动会在陆莉的家乡长沙开幕,这场运动会邀请,陆莉担当形象大使,对此陆莉毅然接受,千里迢迢从美国返回,参加了此次运动会点火仪式。

经过多年的努力与打拼,陆莉终于在美国有了自己的俱乐部。在俱乐部的命名上,向来低调的陆莉没有用自己的名字来为此命名,反而选择了一个是美国朋友送的名字“AAC”,意为“全能冠军俱乐部”。

与此同时,陆莉也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在2003年与同为运动员的美国人吉姆结婚,两人共同经营这家俱乐部。

时至今日,每当人们讨论起陆莉的一生时,总会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陆莉到底爱不爱国?为何要侨居海外呢?

陆莉出国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或许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或许是为了更加广阔的交流,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直至今日,陆莉已经出国将近二十年,但是,她的国籍仍然是中国国籍,而她的身份依旧是中国冠军体操运动员,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