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体操奥运冠军陆莉:在美国创建自己的俱乐部

以10分的佳绩夺得奥运会体操冠军,在陆莉之前,只有“体操皇后”科马内奇享有过此项殊荣,而当时还只是4名裁判执法。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高低杠决赛上,陆莉以独特、高雅、惊险、准确的表演征服了所有裁判和观众,当值6名裁判不约而同地给了她最高荣誉:10分。

那一年,陆莉只有16岁。之后她宣布退役,进北大读书,毕业后赴美发展,如今有了属于自己的俱乐部。12年,一个不知世故的天真女孩一步步走出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国家体操管理中心副主任高健:陆莉当时是湖南的运动员,在全国比赛上动作非常出色,尤其是高低杠特别突出。1992年调到国家队,接着就参加了巴黎世界体操单项锦标赛,当时失败了,没站住。后来我跟教练讲,现在做不好没关系,留着。半年后,她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站住了,拿了大金娃娃。这个含金量恐怕再没有人比她足了,给陆莉裁决的全部都是外国裁判员,六个裁判全部是打了10分(满分),最后她以10分获得金牌。

1994年,年仅18岁的陆莉结束了13年的体操运动生涯,进入北京体育大学学习,第二年如愿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深造。

陆莉班主任李扬帆:在她来之前我看了一下档案,她来了以后,我看见这么一个小女孩儿,觉得特别精致。她跟我说,以前一直没怎么读书,学习压力非常大。毕业以后她去美国了,有一回给我打电话,说在拉斯维加斯,在那儿做教练。

长沙市业余体校陆莉启蒙教练周晓林:陆莉来队的时候是五岁半,我一看她蹦蹦跳跳的,就觉得这个小孩子肯定是来考体操的。我把她抱到一米三的高马上,想试试她的胆量。结果她像燕子一样向我飞了过来,我就一下子接住了她。

后来一件小小的事情,差点将这位体操天才埋没了。由于陆莉家与体操房距离较远,时间久了,往返接送的父母都累倒了。迫不得已,他们只好叫陆莉停练。过了两天,陆莉实在憋不住了,就从家里拿了几毛钱,自己坐车到湖南省体操训练中心,找到周晓林老师。

当知道陆莉家庭情况后,周教练恳求陆莉的父母同意陆莉继续训练,并让陆莉与他的女儿住在一起,以解决接送问题。周教练真诚的关怀,打动了陆莉父母,陆莉终于得以再次开始她的冠军之路。

前湖南省体操中心主任燕呢喃:检查身体的结果是陆莉有肝炎,这在运动队是非常忌讳的事情。她那么好的条件,我舍不得,当时跟谁也不敢讲。到1988年她正式进队的时候,我还是没讲。此时的陆莉非常艰难。我甚至把她带到我自己家里住了好些天,就是为了晚上给她用药来治,不让别人知道。我给她用了很多药,可是没有效果。1989年全国青少年运动会前,陆莉练得不错,高低杠已经有了3个D组相连的动作——“陆莉动作”了。可这时候,陆莉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她父母就偷偷地给她化验了一下,结果是三个阳性。也就是说,她的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湖南体操运动中心队医陈家毅:1991年国家队就要调陆莉,我们就说她身体不好,有病,但是没说什么病。当时国家队以为我们不放她去,结果,11月份吧,就下了调令要她去。她到国家队以后,国家队也要体检的。一体检,陆莉有乙肝,怎么办呢?可是调令已经下来了,就叫熊景斌教练戴手套,陆莉也是这样的。

陆莉指导教练熊景斌:她的成长过程非常曲折,自打她有这个病开始,我几乎每天都是帮她熬药。国家队非常忌讳这个病,所以她没有被列入集训名单。后来,国家队需要教练,把我调过去了。过去以后省里就提出一个要求:熊景斌在哪儿陆莉在哪儿。可是,带上去以后,她的处境确是比较尴尬的。

陆莉家在长沙市芙蓉南路。去年初,陆莉的妈妈去世了。陆莉的妈妈自己也是肝炎,妈妈的妈妈也是肝炎,三代遗传。

陆莉清楚地记得这一天,2002年12月15日。由于与俱乐部老板在一些问题上发生了分歧,陆莉离开了当初的俱乐部,就在那天,她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妈妈病重!归心似箭的她在第二天赶回了中国,赶回了长沙,回到了妈妈身边。然而几天之后,陆妈妈永远地离开了她心爱的女儿。

陆莉:有时候我会埋怨上天是这么不公平,但没办法,这就是生活。回头想想,我欠我父母真的太多,我很后悔以前没能多陪陪妈妈。所以那次以后,我更觉得,要让自己,让我爸爸过得开心一些。

陆莉的父亲陆光荣曾是水工机械厂的运动尖子,从陆莉能走路开始,他就潜移默化地引导着她,经常带她去玩秋千,走走水泥台子。

妈妈去世不久,父亲陆光荣也内退了。现在一个人住,无人照料,家庭生活上免不了有些马虎。他说,自从陆莉的妈妈去世后,他都不太愿意回家。

陆光荣:在美国就是她一个人,自己要开车也要备课、上课,自己回家还要做饭。现在她自己建立了一家俱乐部,自己还要做账,更加累了,所以我很想过去帮她一把,给她搞搞后勤,减轻她的负担。但是签证比较困难。

为此,远在美国的陆莉甚为牵挂,多方求人帮助她父亲办理赴美签证。不久前,陆光荣终于拿到了去美国的签证,父女俩总算可以在异国团聚了。

陆莉说她现在生活得很好,工作很忙,但是很充实,因为她一直没有离开她所喜欢的体操。她之前在一家名叫明星的体育俱乐部当教练,工资不是很高,但成绩很好。陆莉带的几个学生已经在加州好几个大型俱乐部比赛获得了冠军。

今年初,陆莉终于有了自己的俱乐部。低调的陆莉没有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俱乐部,而叫它“AAC”。这是美国朋友送的名字,意思是“全能冠军俱乐部”。

陆莉:我觉得在美国的日子对我挑战蛮大的。如果我不出去,就会一直生活在别人的拥护中。因为我身边的朋友特别多,帮我的人多了,我就没有自我。而在美国可以体现我自己的能力,或者说是我真正长大的机会。真的,出去以后什么都要靠自己,我觉得这样挺好。